责编:高理洲

文学艺术

社会观护员 护航未成年人之心路历程

发布日期:2019-03-22

“大家好,县公安局店埠派出所之前抓获一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因办案需要,准备明天上午到市看守所对其进行提审,由于无法联系到监护人,现需要1名社会观护员到场参加-----”,正在下班回家途中的我,及时发现了信息框弹出的这段内容,我想也没有想,就跟上了“我”,因为稍一迟疑,这份“自豪”可能就会与我擦肩而过,这就是肥东社会观护员们工作的热情和激情,他们不求回报,默默付出,每每认领这份志愿,都堪比抢红包的速度,我很骄傲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回复后,很快团县委负责人便和我联系,落实了次日公安接送我的时间及地点。

从小就梦想成为女警花的我,总是幻想英姿飒爽的自己正在维护社会公正与正义的模样,现实却一次次与之失之交臂。去年6月,正值肥东县招募第三批社会观护员之际,不知是最初梦想的驱动,还是自己总想更靠近警察一些,我自告奋勇地报名了社会观护员,于2018年7月正式成为一名光荣的肥东县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社会观护员。在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70条规定:“对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在讯问和审判的时候,应当通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到场。无法通知、法定代理人不能到场或者法定代理人是共犯的,也可以通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其他成年亲属,所在学校、单位、居住地基层组织或者未成年人保护组织的代表到场,并将有关情况记录在案……到场的法定代理人或者其他人员认为办案人员在讯问、审判中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可以提出意见。”这些代表就是所谓的合适成年人,也就是我要履行的职责。

从去年到现在,我共计协助公安完成对4名未成年人的提审讯问工作,虽然,更多时候我只需全程陪同并履行完签字的手续,便是完成了工作,但对于每个未成年人,我的心中仿佛都担着一份责任,使我不能完全置身事外,总想试图向公安了解更多案情的经过,有一次是对一个十五岁女孩的讯问,案情是诈骗,但女孩并非主犯,地点就在县公安局的讯问室,整个过程很短,我照常履行签字的程序,当她得知我的身份后,温和地看了我好久,就像看个知心大姐姐一般,能感觉到她有好多话想说,准确地是想对我说,我能看穿她眼里依旧有着这个年龄本该有的纯情和清澈,直到她被公安带走,她还回头对我笑了一下。从公安那里得知:这些孩子们,有的父母离异,互相推卸抚养教育责任,有的父母根本干脆就不管了------每每听到类似的话,我的心都要咯噔一下。

无独有偶,再看看这一位男孩,他因盗窃被关押,我们共提审过他两次,而这两次,他的变化是惊人的,清楚地记得第一次,他刚进提审房间的步伐是怯怯弱弱的,眼神是淡而无光的,头是低着的,使出半天的气力也只是问了:我的爸妈知道吗?随后便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半晌也说不出一个字,在公安同志的教导下,也承诺:“如果这次不批捕,出来后,定会好好找工作,不再盗窃”。时隔两周,随同公安来提审的对象依旧是他,结果并未随他愿,这次是来宣布他被批捕的结果,我想他可能早前也已知道,走出来的模样,和第一次判若两人,步伐是张扬的,眼神是淡定的,神态里显然看出早已适应了看守所的生活,讯问中,也丝毫没有回避我们的眼神,对答如流,回答简短精悍,我宁可看到的是他满眼的悔恨和懊恼,对自由的渴望,哪怕是害怕或恐惧,而此刻,他眼里却满满装着:放弃自己的坚定。当公安问道:你爸妈来看你了吗?

“没有”。

“有没有给你打钱”?

“没有”。

“我们已经通知过他们了”。

他的脸上依旧没有闪现丝毫的神采,哪怕为之一动也没有。不知为什么,这一刻,我心好痛,如果我第一次看见他这个样子,或许找不着原因,我不会这般难受,可是我是看见过他第一次啊,虽然全程,在公安介绍我身份后,他只是礼貌地朝我点点头,也只有这样一个互动,但是他的那些微表情和小动作,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底,我能感受到:他对父母的在乎,他在意父母眼里的自己,他渴望来自父母的关爱,哪怕是一顿责骂,至少证明他是存在着的,但如今他的表情,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让人好生心疼。

我想一定在某个无人的角落,他曾撕心裂肺地痛苦过才“重生”为我今天看到的这般决绝。我知道,父母也一定是伤透了心才会这样冷漠,可越是这样,父母越不能放弃啊。

结束提审后,我问了公安:父母知道事情经过?

“知道啊,都已经不管他了,后来电话也不接了”。------

我想这一定是很重要的原因,每个人对爱的渴求都是一样多的,当在小家里寻找不到,就要到别的地方去找,而他们个个涉世未深,一不小心就迷失了方向。

以上这些是我作为社会观护员的心路历程,我离他们曾那么近,又那么远-----

 

                                 何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