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编:高理洲

文学艺术

芭蕉树

发布日期:2019-03-26    浏览次数:249

 芭蕉树

 

                               散文/张礼

 

  在我曾经挂职的地方泗南江乡,有一种树,叫芭蕉树,它们在江边自然生长,没人给它浇水除草,没人给它防虫治病,任凭它们自然生长老去。到了芭蕉成熟的时候,附近的乡民就用砍刀把芭蕉与树一起砍回家。芭蕉背回家后,就有人上门来收购,当地的人,用刀树干砍碎后做猪的饲料,一点都没浪费。

  说芭蕉是树,其实不然,芭蕉就是一种草本植物。芭蕉常常一丛丛,一排排,或树于窗前,或倚于假山,或靠于道旁或立于溪头,给城市平添了一道风景。春夏秋三季,芭蕉树是绿色的,枝叶硕长,碧绿如纱,近看似毡似盖,远望如伞如帐。每到冬天,芭蕉树的茎和叶就枯了,这个时候,往往乡民会把芭蕉树砍倒后一堆堆垒起来,一把火烧了。原来我想,芭蕉树会被烧死的,没想到等到了第二年早春,芭蕉树早早就露出了嫩叶,比往年还要旺盛。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外婆种的韭菜,每到冬天,外婆就会把地里的老韭菜割了,再在上面放上田边地角割的杂草,放火烧一下。这一烧不仅是烧死了害虫,还给地里施了肥,明年韭菜才会长的更好。

  在我挂职的地方,芭蕉树是自然生长的,公路边、江边,或靠于道旁,或长于山坡,一丛丛,一排排。芭蕉树,就与当地种植的橡胶树一起,成为泗南江乡的一个产业。而在我的老家,芭蕉树往往是是孤独的,一株或两株,或长于田野,或生于房前屋后,老家的芭蕉树不是自然生长,有的是出于观赏有的是人们对果实青睐有加。芭蕉树,风起一片片哗哗摇曳,雨来一叶叶幽幽低垂,身材修长如婷婷少女,静时娴雅端庄,闹时天真活泼。

  在文人墨客眼里,常常将芭蕉树与孤独忧愁,特别是离情别绪相联系。古人常把雨打芭蕉类比成落花流水似的无情愁思,把伤心、愁闷借着雨打芭蕉倾吐出来,写下了许多著名的诗篇。如白居易在《夜雨》中写道“隔窗知夜雨,芭蕉先有声”。又如岑参的《寻阳七郎宅即事》中有“雨滴芭蕉赤,霜催桔子黄”。窦巩在《寻道者所隐》中有“欲题名字知相访,又恐芭蕉不奈秋”。明唐寅喜画《仕女图》,常常是美妇手执罗扇或坐或立于芭蕉树下,显得孤身只影的凄美。

  芭蕉树也是充满诗情画意的灵性之物,古人也有寻友不遇或爱慕妇人羞于表白,于是题诗芭蕉的习俗,芭蕉叶竟成了古人现成的留言簿或情书。有诗为证,窦巩《寻道者所隐》中有:欲题名字知相访又恐芭蕉不奈秋”。李益《逢旧信偶寄》写道“无事将心寄柳条,等闲书字满芭蕉”。芭蕉树的形象还常出现在一些国画中,那些以仕女、人物为主题的名画里,就常会有婀娜多姿的芭蕉树写照。芭蕉树还有众多的别号,如:天苴,甘蕉,芭苴等。但最富于雅味的还是绿天和扇仙这两个别号,这两个别听起来,就能让人浮想翩翩。清代的李笠翁先生也曾说:“幽斋但有隙地,即宜种蕉,一、二月即可成荫。坐其下者,男女皆入画图,且能使台榭轩窗尽染碧色,绿天之号,询不诬也”。

  在众多专咏雨打芭蕉的诗词曲中,写得最为传神当算是宋代的扬万里了。此公写道:“芭蕉得雨更欣然,终夜作声清更妍,细声巧学蝇触纸,大声铿若山落泉。三点五点俱可听,万簌不生秋夕静,芭蕉自喜人自愁,不如西风收却雨更休”。此公真的是听雨专家,他不仅聆听出了雨落时的小声与大声,更听辨出了雨落芭蕉叶上的点数,道出了雨落下时的各种动态,其听雨时的专心与静心可见一斑。

  在酷热的炎夏里,心神极易飘忽与打瞌睡屋外唯一让有清凉气息的植物当属芭蕉了。看着那一丛丛的翠绿,散失的精神又慢慢重新集中回来。唐时的著名诗人李商隐写有:“芭蕉开绿扇”的名句。之所以称为绿扇,那是因为它那翠绿的叶子确可以制成扇子。另一特别之处是在风起的时候,它舞动着的叶片十分像人在拂扇的模样。芭蕉树干直滑而叶长大,布阴极广,实在是炎夏中的送凉使者。

  由于芭蕉的叶片特别大,所以在下雨时,雨点滴落到蕉叶上很是清悦入耳。古时的许多诗人词客,总是喜欢将芭蕉和雨联系到一起来述写。在曲中,有曲调:“雨打芭蕉”,在词中,有词调芭蕉雨。唐代白居易有诗言:“早蛩啼复歇残灯灭又明。隔窗知夜雨,芭蕉先有声”。

  芭蕉树花茎从花苞中心抽出,花萼大而垂,多至数十层。每层花萼都长有花辨,为嫩鹅黄色,花苞中有少量汁液,色为深紫红其味香甜可啜。小时候,我们一般小孩常会爬在芭蕉树上,啜吮花苞中的花蜜,味儿不错,有股清香的蜂蜜味。


 

 简介:曾用笔名:雪克、流水,曾于《人民文学》《民族文学》《鸭绿江》《诗歌报月刊》《词刊》《中国诗人》《读者》《作品》《北方文学》《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滇池》《边疆文学》《四川文学》《散文诗》《世界诗人》《青春》台湾《葡萄园诗刊》《创世纪诗刊》《心脏诗刊》《秋水诗刊》《笠诗刊》香港《大公报》《文汇报》《中国文学》《文萃》德国《欧华导报》澳门《澳门月刊》美国《新大陆》《品杂志》等数百种刊物发表作品,有诗集《北回归线上阳光》等出版。有作品译成英、德等国文字。曾任云南省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普洱市作协理事、墨江县文联主席。诗歌《泸沽湖畔》获首届雁翼诗歌群雁奖。著有长篇小说《隐形按摩师》《茶马大院》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