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编:高理洲

文学艺术

我和“她”的约定

发布日期:2019-03-30

我和“她”的约定

阳春三月,春意盎然,守着去年与她的约定,我又来到了响导乡洛神花海。

一年未见,恍如三生三世,昨晚小楼一夜听春雨,我正担心那些娇嫩的花儿是否已被碾作护花的春泥,一阵芳香已经入鼻,接着是她婀娜的身姿,亭亭玉立于林间,不敢想象的那么美,不敢想象有开的如此旺盛的桃花。

她是绚烂的,让人陶醉!一朵朵桃花犹如一位位亭亭玉立的仙子,只觉得“桃花春色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她又是多姿的,让人遐想,只仿佛“桃花浅深处,似匀深浅妆”。那一串串、一簇簇的花朵,压满枝头,一树的粉红,一树的艳华,蓬蓬勃勃,灿若云霞。每一朵都是那么热情,那么奔放,拼足了力气。既有含苞待放的精致,又有饱满展开的烂漫,小的妩媚,大的娇艳,真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走到跟前,仔细端详那粉红的花瓣,让我不禁想起那一张迷人而又红润的笑脸。幽香入鼻,我忍不住上前摸一摸,如丝绸般光滑,如棉花般柔软。料峭春风而过,花瓣纷纷扬扬地飘落,一片片宛如一阵花雨,一片花瓣轻拂过我的脸,绵绵的,香香的,直钻鼻孔,我的心不知不觉已被融化。

享受着和她的邂逅,在这轻快的季节里,缱绻着她的余香,在这美好的岁月中,哪怕前世三生的梦寐,哪怕再久再久的等待也是值得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