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编:高理洲

文学艺术

菜园子的菜花

发布日期:2019-04-08


 

  散文两章/张礼

 

菜园子多数分布在房前屋后,也有人家把院子里的空地开辟成菜地,也有把田间地头,开辟成一片菜的。小时候,就在我家门前,母亲把自家门前一小块空地,开辟成一个小小的菜园子。母亲常说,菜园子的菜是有灵性的,你对它们好,它们也不会辜负你,会用丰收的花果来回报你。

菜园子里的内容是极为丰富的有传统的葱花、芫荽、蒜苗也有外面引进的芹菜、洋花菜、洋葱。菜园的边边角角,有水芹菜、荠菜等一些野菜,还有些喊不来出名字来的花花草草。许多野菜拿到家在涨水里焯一下,就当菜吃了。那时候肉食少没有油水,有些野菜性寡,吃了就会吐酸水背寒疼,或者让胃难过。而现在的人油水多了,菜园子的野菜就可以用来刮油水,还可以降血脂、降胆固醇。

小时候我家的菜园,母亲最喜欢种丝瓜和南瓜。丝瓜和南瓜的种子外面都有一个坚硬的壳,用水浸泡几天再种,或者在暖房里等它们发芽后再种植,这样的丝瓜和南瓜开花早,结果快。丝瓜和南瓜不太需要投入多少精力去管理,随意一种就有收获,几颗种子能保证一家人一个夏天甚至一个冬天的蔬菜供应。现在我对吃丝瓜和南瓜没多少兴趣,这可能是小时候吃够了吃腻了。但我对丝瓜花、南瓜花有感情,那时候出门进门,进进出出都能看到黄色的花挂在篱笆上,看多了反而就有了情感。

丝瓜花淡黄色,花瓣很薄,把花瓣贴在报纸上还能看清后面的字。有风的时候,丝瓜花不仅整个花会随着风晃动花瓣也随着动。丝瓜花的韧性很大,很少见过被风吹掉。丝瓜花的雄花非常多,当我看到一个雌花就很兴奋。雌花落了,很小巧的丝瓜就露出来了,这是不能碰的,一碰丝瓜就萎缩了变黄后就自然蔫了。小时候母亲常对我说:“不许碰啊,碰了就吃不到丝瓜了!”

  丝瓜花是谈不上什么艳丽,但看着亲切。我每次走过别人家的篱笆墙,看到丝瓜花便会想起以前家里的丝瓜架与丝瓜花。小时候我们小伙伴会对丝瓜花做一件事,就是找一朵最大的丝瓜雄花,摘下来拿着,然后寻找雌花,把雄花和雌花脸对脸的碰几下,其实这是蜜蜂们的事,我们小朋友顽皮,就做蜜蜂的事。被雄花碰过的雌花蔫的快,花谢得早。

  种南瓜可以不用搭架子,随它自由爬行,爬到哪里算哪里,连地里的乱草都可以不用清理。南瓜花就这样开在青草茂盛的地里,橙红色,有些害羞,花瓣开起来,也不会完全打开。南瓜花不招蝴蝶,上面爬的是小黑虫。南瓜花是可以当菜吃,花瓣上有一条青梗,花瓣显得硬硬的,做菜吃的花都是采摘半开的,全开的花就没有脆脆的口感了。清炒南瓜花得多放油,不然会刮的慌,有的用来炒鸡蛋味道出发不错。南瓜花,我特别喜欢烧汤的味道,放上几块排骨味道就更好了。

  南瓜地里,南瓜是需要发现的,找一找才能看到,不像丝瓜明明白白地吊在架子上,南瓜大多由青草覆盖着,把它们掩藏的很好,草深的地方南瓜长的特别大。有些时候我们在南瓜地里捉蚂蚱,无意中会发现被遗忘的大南瓜。

  在我的家乡,有一种疯子叫菜花疯。菜花疯平时也是常人,一到油菜花绽蕾,就会心生郁结满脸愁云,油菜花如火一样燎原之时,患有菜花疯的人就非疯不可。小时候我曾见过一个女疯子,跑到郊外一大片油菜花地里,脱得光光的,而且把一朵油菜花插在头上,四脚朝天在黄黄的油菜花下露着白白的肚皮。

  南瓜地与丝瓜地里,常会见到小蚂蚁蚂蚁有好多种,一种是小蚂蚁,另一种是大蚂蚁,也有人叫它山蚂蚁,山蚂蚁一般生长在山上 大蚂蚁不常见,也很少聚群,跑得快,难以观察我比较熟悉的是小蚂蚁小蚂蚁很小,移动速度不快,容易聚群。小蚂蚁很喜欢丝瓜花和南瓜花,在花朵上我总是能够发现它们的踪影,它们从花蕊中出来,离开花朵,又有其它的蚂蚁爬进花朵,钻进花蕊,再爬出花朵,像一段不断旋转的链条循环往复有时候我顽皮地在它们行走的路线上用小木棍阻断它们的通道,它们慌乱了一阵子后,又重新找到一条路线或者是两条道,又继续前进。我发现蚂蚁很少选择翻越小木棍,而是绕过去,往往从木棍一头绕过去。蚂蚁很轻,轻的可以随风飘,我对着一朵丝瓜花用力一吹,蚂蚁纷纷落下。菜园里的小蚂蚁小连刨食的鸡也不爱搭理它们,它们像是地上的一点点影子。

 

 

 

  合欢花紫薇花

  说起合欢树很多人都认识而且喜欢,而我一直以来是慕其名,而不知其形态。有一天在盘龙江畔行走,有个路人指着江边一棵开着漂亮红花的树对朋友说:“这棵开花的树,就是合欢树,这花开得多漂亮啊。”这时我抬起头来看,这有点像酸角树的树上,果真开满了许多艳丽的花朵。合欢树,又名绒花树或马缨花,是一种落叶乔木,冬天落叶,花开于夏季。

  合欢树又叫夜合树,估计没有多少人懂得,合欢花树又叫夜合树是有其缘由的。合欢树的枝很柔软,叶子细小而繁密,而且相互交织在一起,风吹来时又自行解开,但夜晚又合在一起。李渔在《闲情偶寄》里说:“此树朝开暮合,每至黄昏,枝叶互相交结,是名合欢。”《本草纲目》里说:合欢花治夜眠不安、抑郁不舒、神经衰弱等症。常常和夜交藤治疗失眠,效果显著。合欢树材质黄白色,耐久,多用于制家具。其嫩叶可食,老叶可以洗衣服,树皮供药用,有驱虫之效,还有安神的作用,主要是治郁结胸闷、失眠健忘、滋阴补阳、眼疾、神经衰弱等。

  合欢花树常用作城市行道树或观赏树,盘龙江畔就很多,在公路旁我经常见,只是早先不知道而已。走在盘龙江畔,合欢树的一些碎叶常会不知不觉落在头发上,不过我一直就不知道它就是合欢树的叶子

  合欢树叶,昼开夜合,相亲相爱。人们常以合欢表示忠贞不渝的爱情。相传虞舜南巡仓梧而死,其妃娥皇、女英遍寻湘江,终未寻见。二妃终日恸哭,泪尽滴血,血尽而死,逐为其神。后来,人们发现她们的精灵与虞舜的精灵合二为一变成了合欢树。

  合欢花盛开在盛夏里,一直开到晚秋,这让我想到了紫薇花。紫薇又叫痒痒树,它的皮肤嫩如婴儿,你用手指甲摩擦它,紫薇花的树身就会摇动,像是在忍禁不住的大笑。紫薇花也是开于盛夏,一直延续到深秋,其花期长有“百日红”之称。

 紫薇花是由许多细碎状的带皱褶的絮状花瓣组合而成,很难分辨哪一朵是哪一朵,一根枝条的头部就是圆锥状的花头,大的可以把整个枝条压弯。紫薇花没有香味。有一种大蜜蜂特别喜欢紫薇花,嗡嗡地整天围着它。在我故乡的普益公园,弯弯曲曲的人行道上,有许多编搭于一起的紫薇树,它们从人行道两边交织在一起,每当夏季紫薇花开,许多外地的游客会来此赏花。

  我的一个好朋友曾送我一盆紫薇花我把它置于客厅的茶几上。紫薇花是一种小巧精致玲珑的花,主干及枝茎都细细的,像垂柳一样蓬松地向下弯着腰,枝茎上布满了多角形的,如星星状的袖珍小叶,小叶如深绿色金丝绒状,有一种圆润光洁的质感。我认为紫薇花仿佛一位精致的小女人,舞动着纤细的腰枝,优雅中透着淡淡的妩媚,很是招人喜欢。

  日子忙碌地疾走着,如果一星期都没给客厅紫薇树浇水,或者门窗紧闭几天,紫薇树的叶子就会打起卷儿,枝茎也失去了原有的柔韧度,把头垂得更低了,咋一看,有点含羞草的味道。紫薇树这时怎么看上去像个被人冷落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一幅唯唯喏喏的样子。这时打开窗户通通风,再给紫薇花浇点水,不出一盏茶的工夫,紫薇花又清爽爽,油亮亮地来精神了。每当盛夏紫薇花开,会给我一种雀跃的惊喜心境会有了很大的改变。

 

 

简介:曾用笔名:雪克、流水,曾于《人民文学》《民族文学》《鸭绿江》《诗歌报月刊》《词刊》《中国诗人》《读者》《作品》《北方文学》《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滇池》《边疆文学》《四川文学》《散文诗》《世界诗人》《青春》台湾《葡萄园诗刊》《创世纪诗刊》《心脏诗刊》《秋水诗刊》《笠诗刊》香港《大公报》《文汇报》《中国文学》《文萃》德国《欧华导报》澳门《澳门月刊》美国《新大陆》《品杂志》等数百种刊物发表作品,有诗集《北回归线上阳光》等出版。有作品译成英、德等国文字。曾任云南省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普洱市作协理事、墨江县文联主席。诗歌《泸沽湖畔》获首届雁翼诗歌群雁奖。著有长篇小说《隐形按摩师》《茶马大院》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