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编:高理洲

文学艺术

自言自语

发布日期:2019-07-01

自言自语

 

诗三首/张礼

 

你走了那么久

走的悄无声息无影无踪

我一直,都在为你牵肠挂肚

每天晚上回家,我把自己关进房间

就像一个病人,将蔫未蔫的花朵

把白天憋了一肚子的话

自己对自己倾诉

 

是啊,我习惯了卑微的生活

对生活我如此随性

我习惯了一个人自言自语

自己一个人低声嘀咕

我想知道,世界在我一个人嘴里

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是的,当我什么都不想的时候

我会把自己关进的房间

没有人愿意打搅你的清静

可以随性地自言自语

 

  不言不语

 

整整一天,我会站在风中不发一言

静静地看树上的花朵

纷纷地飘落,而且这样的时间很久

请原谅我的沉默对身边事物的变化

我修炼到了物我两忘的境界

 

许多时候,我想一个人蒙住眼睛

这个时候不适合出声

更不适合抒情,我不会让自己的梦

如此随性地轻描淡写

请容许不动声色地关注世间的一切

请容许我没有动情

 

此时,秋风刚刚吹过来

吹绿了河岸的杨柳还有合欢花树

在河边喝着茶,我默默无语

有一种美不可描述,就如刚刚走过的少女

任何一种溢美之词都是一种亵渎

我只能念念不忘,无言无语

 

 

  祖母与祖父

 

与病魔抗衡多年后,祖母在一个冬天

败下阵来,腰开始弯成虾米

祖母长眠于小城南边的一个山岗

遗憾离开前,祖母有些不舍

祖母说,你个死老头子我在前边等你

 

祖父冬天在院子升起篝火时

往事开始一篮篮溢出来

一个女人的形象浮现在眼前

祖母生前,如一朵寂静的兰花

祖父如此对我说,祖父老眼昏花

对祖母的记忆却无比清晰

 

祖父祖母的故事,在泛黄的纸张里

渐渐无人问津,如今

祖父祖母都住在城南边的一个小山岗

他们再度重逢,再度邂逅

秋水潋滟的季节,他们搀扶着朝着夕阳而去

 

简介:曾用笔名:雪克、流水,曾于《人民文学》《民族文学》《鸭绿江》《诗歌报月刊》《词刊》《中国诗人》《读者》《作品》《北方文学》《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滇池》《边疆文学》《四川文学》《散文诗》《世界诗人》《青春》台湾《葡萄园诗刊》《创世纪诗刊》《心脏诗刊》《秋水诗刊》《笠诗刊》香港《大公报》《文汇报》《中国文学》《文萃》德国《欧华导报》澳门《澳门月刊》美国《新大陆》《品杂志》等数百种刊物发表作品。有诗集《北回归线上阳光》等出版。有作品译成英、德等国文字。曾任云南省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普洱市作协理事、墨江县文联主席。曾获第四界池幼章文学奖、首届雁翼诗歌奖等。著有长篇小说《隐形按摩师》《茶马大院》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