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编:高理洲

文学艺术

天边的语言

发布日期:2019-10-09

天边的语言

 

                                              散文/张礼

 

  窗台上的橘子花静静地开,几只鸟儿在窗外飞翔,偶尔的鸟鸣,是极好的窗外风景。土头土脑的一些麻雀,在窗外飞来飞去高谈阔论,一些唠叨,就在麻雀的唇边窃窃私语。除了鸟,窗外飞翔的声音还有飞机,这只大鸟孤独地在盘旋,此外还有机动车与电动车的叫唤,这些加在一起世界显得很嘈杂,静心听一会儿后,这会让我,禁不住就捂住自已的耳朵。

  麻雀的啁啾,是挂在屋檐上的乡音,窗外树枝上,还有两只喳喳叫的灰喜鹊,毫无顾忌地在重复着自己的爱情。这些鸟鸣,把天空抬高了许多,一阵阵的鸟鸣,给天空布满了美妙的音乐。这些年,布谷鸟的声音,也从遥远的乡村走进了城市,布谷鸟,雨中的抒情悠远而苍茫,好象在喧嚷着农事的忙碌。当我们的时间只剩下蛙鸣之后,鸟的声音更显得珍贵,没有鸟的天空,一定忧郁而可怕。窗外若有鸟鸣,就算是一群麻雀嘈杂的争吵,你也要静下心来,仔细听一听,让鸟的声音,从你身上的每寸肌肤轻轻划过。

其实,我相信世界上的万物,都有自已的语言,它们一定都有自已的言说方式,都有自已独特的交流内容,也许它们的声音太微弱了,只是我们没有听到而已。人类的语言自不必说,我们天天都在相互聆听。天空中飞翔的小鸟悦耳的鸣唱,就是鸟儿们相互的语言。鸟儿的语言也是自不必说,就连那些蜜蜂、蝴蝶以及小蚂蚁等昆虫,也有自己的语言,及言说方式,只是它们的语言,谜语一般,会让你猜不透,需要有一台机器才能翻译过来。

风也是有语言的,风呼呼地吹,可以把原野一片片吹绿。大地的语言无处不在,我们人类与动物都是大地的嘴巴。一场大雨刚过,雨滴还在荷叶上不停地滚动, 一群在稻田里仰着脖子的青蛙,一起开始合奏,开始了各自的浅唱低吟。蝉鸣,在乡村是最高强的鸣唱,也许蝉鸣会让人心生烦躁,似乎让人极难安宁,假如你一旦静心投入倾听,抛弃一些私欲贪婪,你就不会在蝉鸣中心神不宁。在喧嚣闹市区的森林公园,蝉鸣成为酷暑闹市中,唯一压倒一切的原生态乐曲。聆听蝉鸣,本就是一年一度的人生参禅,进入蝉鸣的境界,再热的夏季也会变得清凉了。而在草丛中,蛐蛐也在弹奏夏天,弹奏出一种人间天籁,蛐蛐的一曲曲小曲儿,一定会掸走心上的尘垢。

树木也是有语言的,你不要看单独的一棵树默默不语,树与树的交谈,需要借助一阵风或者一只鸟,风与鸟都是树的信使。每每有风来临,树都会欣喜若狂,树的声音好似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松涛一样不绝如缕。大地的语言,还有风声雨声,还有树叶的摇动,还有风吹稻谷的声音,以及闪电和雷声,都是大地发出的语言。大地的语言也许鲜为人知,也许被泥土埋在深深地层,难见天日,但最终都能找到它们最后的归宿。

某天早晨,当你推开自家小院的大门,突然有一个声音在喊你的乳名,你不要惊讶,那是你的祖父或者邻居,也或是一只小鸟在你的头顶,亲切地在呼唤你,在喊你孩童时的乳名。

在自然界,许多动物也有自已的语言。海豚作为一种海洋哺乳动物,是个天才的表演家,能表演许多精彩的节目,钻铁环,玩篮球,与人握手,还喜欢唱歌。海豚能模仿鲸的声音拥有复杂的社交生活,能够通过声音和动作来表达自身情感。海豚喜欢与人类互动,它智商高,又善解人意,是小孩子最喜欢的海动物。海豚不仅可以发出不同声音,而且可以通过水中的气泡表达不同的含义。现在,有海豚专家用专门的水下翻译器,试图将这种聪慧的水中哺乳动物发出的声音,翻译成人类语言。海豚能救人于危难之中,人类在海难事故中因海豚而获救的事例屡见不鲜。据说,海豚可以理解四个单词以上的句子,并听从人类发出的指令。

鲸不是鱼类,也是一种哺乳动物。据海洋专家研究得出,蓝鲸是世界上发声最大的动物, 蓝鲸在与伙伴联络时使用一种低频率,这种声音震耳欲聋,超过180分贝,比喷气式飞机起飞时发出的声音还要大,不过蓝鲸的叫声人类用耳朵听不到,它们的声频低于人类耳朵能够听到的频率。人们还发现,虎鲸非常喜欢说话,语言还相当复杂,但虎鲸的脾气似乎不大好,相互之间没聊几句就会吵起来。而逆戟鲸,还能模仿海豚或人类的声音。

而鸟会模仿人类的声音,这是生活中很常见。能学说人话的鸟有八哥、鹦鹉,还有乌鸦、椋鸟与鹩哥。在二次世界大战中,有一只椋鸟曾模仿德国V-1 火箭飞行时的呼啸声,还学会了足球裁判的哨声。而鹦鹉学舌更是古已有之,《红楼梦》中就有这样描述,有一只鹦鹉曾学林黛玉《葬花词》。

世间万物中,人类的语言最为复杂,人类语言的表达方式,除了口语,有手语还有肢体语言。口语是人类使用行为进行语言交流的最主要的方式。手语,主要是聋哑人之间的交流方式,人类还有丰富的表情语言。电脑出现后,人类给予电脑指令,出现了电脑语言。各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汉语、法语俄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英语这六种语言,是世界上的主要语言也是联合国的工作语言。汉语是世界上使用人口最多的语言,英语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语言。

据德国出版的《语言学语言交际工具问题手册》,现在世界上共有5651种语言。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最新发布的《濒危语言图谱》,全世界有7000多种语言,而其中一半以上的语言,将在二十一世纪消失,等于平均每两个星期就有一种语言消失,而且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语言,将在未来200年内灭绝。中国虽不在语言濒危的热点地带,但中国129种语言中,有一半以上的语言活力很低,至少二三十种语言处于濒危状态,比如云南的阿奴语、东北的赫哲语、新疆的塔塔语、甘肃的裕固语、中部地区的土家语等。语言濒危,是一种全球现象,值得我们所有人关注。

  就大脑来说,语言分脑语和嘴语,脑语就是我们大脑里思考或思想的东西,脑语被嘴表达出来就叫嘴语。其实脑语和嘴语并不是一回事,嘴语不是脑语的唯一表达方式,因为脑语还可以通过肢体语言来表达,我们还有丰富的表情语言,也就是我们的行为语言。即使是同一种语言,还有不同的方言,有的方言之间差别很大,感觉好像是另一种语言,比如云南人听不懂广东话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每一个人都有自已的母语,也就是第一语言,而第二语言指非本族的语言,也就是外来语言。事实上,只有人类才有真正的语言,许多动物也能够发出声音来表示自己的感情,或者用声音来交流,但这都只是一些固定的模式, 不能随机变化。只有人类才会把无意义的语音按照各种方式组合起来,成为有意义的语言单位,语言产生的单位主要有:音素音节、语素、词、短语、句子。人们一般把世界的语言划分为九大语系:汉藏语系印欧语系,阿尔泰语系,印欧语系,闪含语系,乌拉尔语系,高加索语系,南岛语系,南亚语系,达罗毗荼语系。

  语言是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甚至可以说没有语言也就不可能有文化,只有通过语言才能把文化一代代传承下去。人类创造了语言之后又创造了文字。文字是语言的视觉形式。文字突破了口语所受空间和时间的限制,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对于文字的发明,古人更加认为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而世界上还有一半的语言没有相应的文字。

  人活在自已的语言中,并用语言看护观照着自己的成长与生活。对个人而言,语言除了谈吐、倾诉的交际功能外,还是一扇心灵的窗户。语言的粗俗暴露了内心的龌龊和猥琐,善待善用语言,才能善待我们自身。语言是桥梁,沟通了全世界,会让我们成为朋友,让人类亲密无间。

 

简介:曾用笔名:雪克、流水,曾于《人民文学》《民族文学》《鸭绿江》《诗歌报月刊》《词刊》《中国诗人》《读者》《作品》《北方文学》《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滇池》《边疆文学》《四川文学》《散文诗》《世界诗人》《青春》台湾《葡萄园诗刊》《创世纪诗刊》《心脏诗刊》《秋水诗刊》《笠诗刊》香港《大公报》《文汇报》《中国文学》《文萃》德国《欧华导报》澳门《澳门月刊》美国《新大陆》《品杂志》等数百种刊物发表作品。有诗集《北回归线上阳光》等出版。有作品译成英、德等国文字。曾任云南省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普洱市作协理事、墨江县文联主席。曾获第四界池幼章文学奖、首届雁翼诗歌奖等。著有长篇小说《隐形按摩师》《茶马大院》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