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编:高理洲

文学艺术

雪夜的身影

发布日期:2020-03-05

                                                                                    雪夜的身影


                                                                                        杨丽琴

如絮的雪花还在铺天盖地,肆意横飞,清冷的寒风直往人的衣领里钻,恨不得穿透厚厚的棉衣。

彼时,或许,你正闲坐在舒适的沙发上慢慢地品茶;或许,你正缠绵于柔软的床上痴迷地追剧;或许,你正忙碌在温暖的家里,给家人做一顿暖心暖胃的热饭……疫情当情下的县城很静,静得可以听到雪花落地的“簌簌”声。但是,有一批人,他们没有假日,不分白天黑夜,不管雨天晴天,坚守在防控工作的第一线,工作群里不时传上一份份文件、一张张图片、一帧帧小视频。看了这些,才真正理解最近流传最广的那句话: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有多少人在家里呆得百无聊赖,可是又有多少人,一直奋战在一线,有家不能回。

我们来还原一下这幕幕场景:

空旷的办公室里,三个面戴口罩的人静静地坐着,面前一台电脑,一部电话。他们时而看一看窗外,时而低头,查看工作群的信息。“叮呤呤——”电话响了,“喂,什么情况……好,你们继续坚持,我们就去解决。”他们是局防疫值班人,他们在办公室吃饭,在办公室睡觉。24小时人不离机,机不离人。

简易的帐篷,难以阻挡不解人意的风雪,棚里的人似乎有些不够安分,有人不住地搓手,有人在帐篷里踱步,斗大的帐篷内,前两步,后两步,再前两步,后两步,有人索性走了出来,围着帐篷,跑着圈。时而,有下班的人和车要进小区,踱步的,转圈的,立即过来,“请出示出入证。”并拿起桌上的测温器,对上来人的额头,“尽量少出门,必要出门,要戴上口罩,勤洗手……”有条不紊地履行他们的职责,绝不留下一丝一毫的纰漏。

雪照不亮夜的黑,一个帐篷里不知什么原因,没有电,他们打开手机,借用手机微弱的光工作。

……

狂风暴雪阻挡不了我们资规人阻击新冠病毒的前进步伐,尽管我们手脚冻得冰凉,但我们的心依然热血沸腾。

资规人一线坚守,冒风雪,战“疫”情,期盼祖国平安,人民幸福安康!

这是他们的誓言,也是他们风雪中守卫家园的写照。

寂静的大街上,一辆缓缓行驶的车,一家五保用品店门前,车停了,车上下来一个人,径直走进店里,“有棉大衣吗?”“没有。”匆匆出门,上了车,车继续缓缓行驶……一个多小时后,他抱着紧急抢购的30件军用棉大衣装进车里。雪飘在他的头上、身上,但他的脸上挂满了欣慰。

风雪里的夜更透着清冷,送棉衣的车行奔赴在花园社区的大街小巷,一个小区又一个小区,时针走过了八点,他们跑完了最后一个小区,一件件温暖的棉衣送到风雪中坚守在一线志愿者手里。同时送去的还有暖心的叮嘱。

“大家辛苦了!一定要做好自我保护。”

“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地守护阵地。”

群里纷纷送来自己感谢:

疫情无情人有情,衣暖人暖心更暖,感谢领导关心!

感谢领导时刻牵挂一线人,狂风暴雪送棉衣,我们一定不负重任!

他们不是战士,却有战士般的勇敢;他们不是医务人员,却有医务人员的胸襟;他们有的不是党员,却有党员的情怀。他们是坚守在第一线的志愿者,他们是守卫小城的战士。他们的名字是杜文、何春来、王华前、刘永健……还有许许多多无名的英雄。

每天睁眼第一件事是关注群里消息,群里有一段话深受感动:“致敬局里的志愿者们,你所在的地方就是中国。你们是家乡的卫士,也是中国的卫士,正是有了你们,我们才能取得胜利。”

雪的映射下,窗外的世界更加得宽广与纯净。愿我们所有人,不管是坚守在前沿,还是宅居在后方,都要识大体,顾大局,管好自己,做好自己。因为我们脚下的土地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梦想——战胜疫情,迎接春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