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编:高理洲

文学艺术

一枕菊香

发布日期:2020-03-19

                           一枕菊香

                            ■ 潘正伟

   一夜寒露,西风淡淡的深秋里,菊香如金。水木江南,山道旁,田埂上,星星点点,烘托出一个菊香隐约的世界。

     外婆,我日夜的梦呓,总是紧紧牵着你的衣襟,回望江南的怀抱,漫山遍野——感念秋天的山菊花。你用温暖的手,采下满野流金的秋,灯火无眠的夜里,你一针一线,把心的思念与牵挂,缝进这一方菊花枕。

    萧萧的风再次翻动那本属于我的寂寞的日记本,那里深藏着我对你的记忆。外婆,你说,山菊很香,可惜到了冬天依然会枯萎;你说,有些事情过往就会忘记,而有些事却一辈子也忘不了,或许忘记的是快乐,记得的恰恰是痛苦与忧伤;你说,不论我将来的生活多么寂寞,你只希望我平安走过,找一个爱我的人,过平凡的生活。

   在那些反反复复的秋季里,我充满了忧郁,伴着菊花香,伴着湿漉漉的心事,不知道等待我的究竟是什么。于是,这个季节里没有了那一个音符、一段乐章,也没有了那一点悸动,一丝遐想,有的只是一腔寂寞,一腔忧伤,外婆,只因你已离我远去!

     外婆,我相信,你是历经了人间的沧桑,而选择去了天堂!

圆圆的月儿又一次在黄昏的群岚上缓缓升起,清辉一片。头枕着山菊,我聆听秋天絮絮叨叨的嘱咐,吟成一曲无风无雨的摇篮曲。外婆,你曾说,人生坎坷,生命不完全是一幅画,不管失败还是挫折,人应该坚强;你说,花开过也会落,但是也依然会再开,那么人也会因希望而生发力量。所以你希望我没有忧郁,会快乐;你说,为追求人生的超越,我们可以经受磨练;为寻求完美的答案,我们可以蒙受猜疑;为渴求心灵的欢呼,我们可以忍受不幸;你说,希望有月映山菊的时候看见我欢笑的脸,知道我已快乐!可是,忧伤的风从你离开我的那一刻已经吹进我的心扉,吹去了我的坦然。

   一年四季,可以延伸为千山万水;来自任何方向的风,都会有稔熟的乡音盈耳;飘忽的夜空依稀散过缕缕菊花香,却再也找不回我失落的心情,外婆,我才明了你曾经的忧伤。

   此时,我只愿如秋风一般,驰过年华,去找回那些缤纷的梦、五彩的情愫,在湛蓝湛蓝的天空放飞紫色的心情,聆听自由的筝声,踏歌山野撷取山菊的芳香,从此不再忧伤,而你双手捧起的,便是我安睡的家。

   外婆,山高路远,我走不出你模糊的视线;当时光完成最后一朵花的凋零,当轮回的季节只剩下一种颜色,当艰辛的旅程即将走完最后一程,一颗爱和希望的感恩之心,因了一枕菊花香,没有丝毫的叹息与埋怨。

有泪静静流淌,伴了一枕菊香。

 

 

潘正伟,男,安徽肥东人,现居马鞍山市,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一匹白马,自幼爱好文学,安徽省诗歌学会会员,马鞍山市作家协会会员,《悦读》杂志副主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