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编:高理洲

文学艺术

放生缘

发布日期:2020-05-20

放生缘

 

张礼

 

很奇怪,自己突然想到放生这两个字,仿佛自己对放生,有诸多的感慨,可我一直不太明白放生到底是一种解脱还是一种成全。好像有人这样说过,放生是人类的一个善举,今天的放生是为了明天的美好,这也是我对放生的理解。

我现在养的宠物,一般都是不难伺候的,比如鱼,其实鱼也是我目前养的唯一宠物。狗是我最喜欢的宠物,但狗狗需要伺候的时间太多,选择放弃了。而鱼,那便简单多了,鱼几天不吃食也行,你出去一月有余,它也不会饿死,只需要个把月换一次水就行。

提到放生,我便想到了我养的鱼。就说有一天晚上,我隐约听到客厅里有水流动的声音,起来一看,见有一个鱼缸漏水了,水不断地从鱼缸往下流到地板上。我的第一感觉,可能是鱼缸裂口了,便赶快把鱼缸的水放了,一面把里面的鱼放到另一个鱼缸里。我养的鱼用的是两个大鱼缸,一个是一米二的缸,养的鱼是半斤大的锦鲤,从一指大的小锦鲤,养到半斤大花了两年多时间。另一个是一米的缸,养的是杂鱼,一般是两指左右大。

而漏水的,是一米的鱼缸,养杂鱼的。第二天早上起来,我检查了漏水的鱼缸,果真裂了个二十公分左右的缝,若昨晚放水不及时,鱼缸便会崩塌了。而一米二的鱼缸里,现在大鱼小鱼混杂在一起,看上去拥挤不堪,一片混乱。此时,我还没有买新鱼缸的打算,这鱼如何处理呢。这时我脑子里出现了盘龙江边,一些人把鱼放生的场景,养不了的鱼,这时我有了个主意,我也可以放生一部份到盘龙江里。

家里养的鱼,立即放到河里,会不适应,因为水温不一样。为了让放生的鱼适应河里的水温,我拿了一个大的塑料袋,装了鱼缸里的许多水,挑一些不大喜欢,色泽一般的鱼来放生。放到盘龙江前,我先把装了鱼的袋子在河里漂了二十多分钟,待两边的水温基本相似才把鱼倒入江里。这些放生的鱼两指左右大,五颜六色都有,先是在河里漂来漂去,几分钟后才相继潜入河底。

小时候我喜欢养一种叫黑头公的土著小鸟,这鸟比麻雀稍大一些,集市上常有卖的,这鸟也可到丛林里小树丛里掏。这叫黑头公的鸟,要从小开始养,到它能飞翔时,可以家养也可放养,早上它自己出去傍晚它自己能飞回来。我养黑头公,家养与放养结合,小的关在笼子里,能飞的就放出去,让它自己出去找吃的。放养的黑头公在外时间久了,也会野性萌发,有的呆在外面晚上也不回家,若你从街边行道树经过遇上了,它便会跳到矮枝上,使着劲儿朝着你鸣。黑头公,是我见过最乖巧的鸟儿。

我小的时候喜欢与小邻居一起折纸船玩,一堆堆的纸船放在小河边,然后一只只放入水中,我不知道纸船最后流向何方,但我寄望着,它能漂向一个快乐幸福的远方,小纸船代表着一个童年幼小的希冀与童心。

我不是信佛之人,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通过不杀生,或者放生去积善积德。但是在我的心中,每一个生命的降临,无论高贵与低贱,都是给世界的一个惊喜,给每一个生灵自由与关爱,这是人类应该做的一桩善行。

 

返回顶部